云掌黄金:说笑

导读:湖面的涟漪永远没静过,从古到今,一直在意着留连虚幻,何曾理过掌中三寸 掌中三寸是人间,人间满是苍凉意。 来自彼案,来自天上,我说我是无名的诗人,世人又不管,世人从不爱诗人,他们...

  湖面的涟漪永远没静过,从古到今,一直在意着留连虚幻,何曾理过掌中三寸

  掌中三寸是人间,人间满是苍凉意。

  来自彼案,来自天上,我说我是无名的诗人,世人又不管,世人从不爱诗人,他们爱的是诗人笔下的自己。

  谁在劝告?勾心斗角有什么好?且观我笔墨成诗,里有万千虚幻!

  烈酒的刀刺着甘涩的喉,清风的曲舞着长恨的歌,来啊,让世人痴癫,让诗人疯狂,让这山河,为我而绽,使这世人为我而癫。

  无所谓的佯狂,举世皆欲杀,流言蜚语怎杀得死我?百尺浩然啸作茫茫,让盛世就此而出,八仙五王都劝我不住。

  怨供佛庙太小而天地长,只当扁舟破浪,乱发当风。

  而今,我果然不见,世人说失踪,那是天才的下场,于我何干?

  从少年到而立再到不惑,随意轻吐,哪能不比千年盛唐?

  别再喋喋不休,世人愤恨的狂傲我又能怎样?只当书写,骂名万千罢了。

  别再喋喋不休,我的狂傲,你又能怎样?磨平它?随意吧。

  别再喋喋不休,我该走了,回虚幻的传说里去……

摩登时尚网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E-mail,我们将立即处理。

关键词:
分享:
上一篇:云掌黄金:原上人 下一篇:聚焦南京婚纱摄影,走进南京乐玛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